返回718.八珍玉食(上官侯爵比世人想象的更在乎兄弟手足之情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手足兄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一直困扰着上官诸侯,同样也一直困扰着上官侯爵……

    此刻,上官侯爵一边撸着覃芙蓉,一边细细思考刚才上官诸侯别有深意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何必嫉妒我呢?你又何尝不知道,为兄有多少时刻也是在羡慕嫉妒二弟你啊~”

    上官侯爵知道上官诸侯这话的别有深意,看似有意无意的玩笑话,实则里面蕴含的内容多了去了——

    上官诸侯想来是一个心思多疑之人,他看似温文尔雅,处世之道周全大方,实则他这个人可比表面看得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与他从小朝夕相处到底上官侯爵还是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哥哥的,他嘴上说的不在乎,谦和相让,实则他心里根本不是这样想的!

    上官侯爵因为天赋神力,从小就受到了不一样的宠爱,他知道自己的哥哥看自己的眼神永远是羡慕中带有几分记恨,人前那个哥哥总是说着恭维自己的话,而人后呢?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父母的宠爱,上官诸侯已经习惯了扮乖讨巧懂事那一套,这是他为人处世的法则,因为只有这样父母才会对他有一丝怜悯之心,大概是觉得都是自己家的儿子,太过偏心的话,冷落了老大,亏欠了老大,就从其他的地方补偿过来……

    上官诸侯也是十分善于利用人性中同情弱者的一面,时常给上官侯爵制造压力,上官侯爵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哥哥私下里做的那些小手段呢?

    可是,即便如此,他还是想要维持自己与上官诸侯的手足之情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不争不抢,退而求其次,只是想要守护自己心中的一方净土,而与对方来说,他又是怎么来看你的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上官侯爵脸上露出一丝落寞寂寥,长长叹了一口气,将那手中的覃芙蓉更紧几分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们狐族是最通人性的~你来告诉我,什么是手足情深呢?”

    覃芙蓉听着那上官侯爵的抱怨,却是不睁眼,一副懒洋洋的模样,它知道——它存在的价值并不是给对方建议,而是听从对方的抱怨和宣泄。

    有时候,有些矛盾是无解的,有些关系是没有办法调和的,而那个背负很多的人,总归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,而被人倾听自己心中的繁琐之事,就是一种不错发泄渠道。

    上官侯爵就是因为能够在覃芙蓉这里能够静静的沉下心来,说出自己心中无法在外人面前言说的内心话,能够在这烟花繁华之地,寻得一丝内心宁静,也是他上官侯爵后来喜欢上这里的最大的原因。

    上官侯爵又是苦笑了一声,竟然自说自话道:“在我看来,手足是很重要的存在。手足——就是兄弟姐妹,同吃一个妈妈的奶长大,流着一样的血的人;手足——就是同一个父亲教育,却是不同性情,不同选择,不同人生的人;手足——就是平时再多矛盾、再多不和,但看到兄弟姐妹有难时,一定会挺身而出的人;手足——就是贫时不笑你、富时不攀你的人;手足——就是好时不捧你、坏时不弃你的人;手足——就是纵然我们被爱情、友情背叛,最后默默拉我们一把的人;手足——其实归根到底,就是同胞兄弟姐妹,性格相似,却又不完全相同的另一个自己。同为手足的兄弟姐妹——或许不够富裕,或许不够强大,或许——想法不一样。但一定是在你遇到困难时,站在你身后力挺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覃芙蓉心中颇有感触,可是身为狐狸崽的它,心中什么都清楚,偏偏自己不会说人话,无法与上官侯爵交流,也就只能装睡躲懒。

    而说到这里,上官侯爵的感慨涌发,那言语便如那滔滔流水一般,顷刻而发——

    “兄弟姐妹是手足,血脉永远相连,打断骨头连着筋——兄弟姊妹同心协力,团结一致,共振家族,外人永远不敢欺负;兄弟姊妹不睦,四分五裂,闹得乌烟瘴气,即使没有外人干涉,家族亦不能兴旺昌盛……剪不断的手足情深,割不裂的血脉相连放不下的思念牵挂。同为手足的兄弟姐妹,是父母给我们最用心,最完美的礼物……在这个世界上,再多的物质财富都不及手足亲情真实可贵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上官侯爵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想法,对于上官诸侯诸事针对和算计,他都会选择无条件的隐忍和退让,为得就是维持自己与上官诸侯之间那危险又微妙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说到情深处时,上官侯爵的脸上却生出几分的落寞和悲伤来——

    “只是可笑的是,手足兄弟之情,在穷人眼中很重要,却在权贵眼中,却是最廉价的情义……无利不起早,不管是谁,都有可能被利益驱使,即便是手足兄弟,面对利益的时候,也难免会忽略手足情的存在。在权族,谁会不看重名利权贵呢?这里的每个人都活得很世俗,谁都想得到更多、过得更好。面对父母的给予,手足之间会出现争抢,特别是彼此间有差距的手足,更是希望通过不劳而获缩短彼此的距离。因此,在面对父母给予的利益时,手足情就会变得脆弱,甚至于完全丧失……在如何感情深厚的兄弟手足,为了利益到头来也会撕破脸皮,不顾及手足情分。强者互助,弱者互撕,这样的规则,适用于任何群体,手足之间也是如此。父母和子女之间,同样也会存在……我上官侯爵生来天赋神力,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幸运的~而我真正要想要的东西,却似乎因为我的一生神力……而变得遥不可及……呵呵~我说多羡慕那些有着深厚感情的手足兄弟旁人会信吗?别人会说我矫情说我虚伪……我明明什么都有了,却还要那些有的没的关系~唯独只有在权族……我想要极力维护的这种感情却都只是奢望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上官侯爵笑意生涩,他将自己的头埋进了覃芙蓉的绒毛中,忽然一股潮热感袭上了覃芙蓉的身体。

    它知道这一刻,这个男人的委屈和不被理解,并不是他所愿……

    (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